5亿加速布局 毅达资本樊利平:我们打算这样投新三板

在这个新三板的“寒冬”时期,竟然还有人要逆势加大投资?

  在这个新三板的“寒冬”时期,竟然还有人要逆势加大投资?

  毅达资本近期成立了一支3-5亿的新三板投资基金,并计划将其中六成的资金,在一年内全部投入到新三板企业的定增中去。

  个股血流成河、做市指数持续下跌、券商做市部门险遭拆解……新三板上一片凄凄惨惨戚戚。

  “其实现在是一个投资‘黄金窗口期’”,在毅达资本创始合伙人樊利平看来,尽管这个市场看起来寒意逼人,但对投资机构而言,却不失为一个绝佳的投资时机,因为新三板本质上是一个股权市场,而现在企业的整体估值更趋合理。

  读懂君近期与樊利平进行了深度交流,他如何看待新三板目前的形势?毅达资本的投资策略又是怎样的?

  以下为樊利平的口述。

  不会太长的“黄金窗口期”

  

  我们这支新三板基金是今年6月开始募集的,基金募集规模不大,募集速度超过预期,目前已经缴款完毕,并完成基金业协会备案。

  当我们决定在这个时期不退反进,投资新三板时,也有投资人会提出疑问;因为我们基金的投资人非常专业,大家对新三板的现状也有一定的认知。

  我们就跟大家解释:现在其实是非常好的一个阶段,非常好的一个时机。历史上在类似的阶段组建的基金,我们都管理的非常好。

  具体而言,原因有两点。

  一方面,新三板一万多家企业,并不缺少优质的标的,并且新三板企业的规范性和公众性显著高于未挂牌企业,这对我们来说非常有利。

  新三板企业和未挂牌的企业相比,最大的好处就是更规范、信息披露更充分,主体明确、业务经过梳理、有可对比历史业绩的财务数据等,客观上减少了投资团队尽调的工作量。对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而言,一笔投资的完成,从接初次接触到到认可价值,再到业务、财务、法务尽调、、谈判,直至最后完成协议,是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但是,对于挂牌企业而言,这个过程会比未挂牌企业缩短很多,有时候甚至能缩短近一半的时间。

  与此同时,由于新三板企业的公众性,企业面临着监管层和公众监督的压力和动力,投资机构在投后管理方面会更加顺畅。

  迄今为止,毅达资本在新三板的投资项目共53个,其中有26个企业是投资之后挂牌,27个是参与新三板企业的定向增发。在所投资的这些企业里,已经有3家实现了并购,还有十多家企业已经申报IPO。今年上半年,毅达资本投资的30多个项目中,有10个是新三板企业,投资笔数接近三分之一。

  另一方面,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我们认为目前新三板企业整体估值很合理。

  今年我们大概在新三板投了8个多亿,这些项目估值平均估值是12倍PE。

  12倍其实是一个均值,10倍以下的也会有,超过15倍基本就不会参与了。在我们内心里,12倍是一根弦,为什么我们愿意以12倍这个均值来投,也是我们基金的一个投资策略。对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来说,我们的收益主要来自于两部分,一个是成长性收益,一个是估值差,如果现在投的估值过高,未来获得收益会受到影响。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IPO仍是投资退出的主要路径,随着注册制的推进,市场的估值体系也会下调,等到将来我们项目在二级市场退出的时候,市盈率很可能在20-25倍之间。

  我们本次的新三板基金的期限做了一个5年“3 2”的设置,对于我们管理的基金来说,这种设置比较少见,以往都是7年-9年的。原因是,一方面现在的IPO发行速度加快,仅今年上半年过会企业就达230多家,如果目前IPO审核过会机制形成常态的话,那我们投资的项目都有可能去走IPO这条路;另一方面,我认为新三板市场不会一直处于“寒冬”。即使三板企业不会顺利IPO,在新三板未来还是会有机会绽放的。

  总而言之,我们认为现在是新三板投资的“黄金窗口期”,但这个投资窗口期不会太长,目前隐忍坚守吧。

  看行业天花板有多高,企业竞争力有多强

  

  根据行业、产业不同,毅达资本内部搭建了不同的投资团队,主要分6大板块:文化、消费、现代服务、TMT、大健康、清洁技术。每个业务板块约有12个人,涉及广的业务板块可能有15-16人。

  不同产业有不同的投资逻辑,总的说来我们的投资主要看两点,一是行业本身的天花板,二是企业的竞争力。

  首先,行业的选择比较重要,行业本身的规模决定了一家企业的发展空间。举个例子,无锡有家锂电池公司现在市值大概270亿,这个行业还在高速成长,相应地,锂电池行业的快速成长为上游设备厂商提供很好的成长环境。反之,如果你进入的是一个已经很成熟的行业,这些企业可能能保持较好的盈利水平,但是成长性很有限,投资的增值空间相对来讲就会小很多。

  评判企业的竞争力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

  一方面是下游标杆客户的建立。简单来说,就是有标杆客户。比如说你介入到这个电视领域,像TCL这些比较大的电视厂商愿意采用你的设备,哪怕是一套,用来跑了一段时间,那也是竞争力的体现。这些你可以去行业下游了解情况。

  另一方面是团队对系统迭代更新的能力。目前,国内企业现在一般一年左右迭代一次,比如上半年1.0版本,下半年提供给客户的可能就是2.0版本,这就需要企业具备非常强的研发能力,能够把原来系统跑的一些问题或者薄弱的地方解决掉。

  在新材料领域的投资逻辑也类似。先看行业,看材料本身的应用是否有足够的空间,比方说这个企业处于百亿级市场,这个行业就有机会培育一两个上市公司。再看企业的竞争力。看企业能否掌握核心技术,又在成本上也具备与国外材料竞争的优势,完成进口替代。碳纤维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它不具备化合物的专利保护,市场需求又极大,标的核心就在于能否最大限度降低工艺技术成本。

  在汽车、尤其是新能源汽车方面,我们已经投资了不少零部件企业。零部件和整车的供应链关系,一般来说,从前期磨合研发、到设计磨具、再到对一个新车型进行测试、直至最后真正供货,这期间大概需要两三年的时间。因此,如果一旦进入下游整车厂商的供应链体系,客户是不会轻易更换它的,如果这个车型很畅销,那相应地零部件企业销售量也会随之上升。

  我们投的是有一定客户基础的成长期企业,我们判断它的产品是否会被更多客户采纳。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会深度调研下游企业,也会调研其他竞争对手。

  文 |武亚玲潘璇

标签:
大咖谈投资
创业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三四五成长板报道,请戳这里

文章评论(0)

先带双鹤A股上市,再带天阶生物新三板挂牌,乔老爷十年研发生物溶栓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