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力图IPO有谜团:与大股东二股东关联交易“不清不楚”,又有两股东突击入股,锁定期存疑

公开资料显示,佳力图的前五大客户中有多个世界500强企业,其中包括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等全球知名企业。

9月12日,南京佳力图机房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力图”)将上会,欲在主板上市,公开发行3700万股,发行后占总股本的25%。


公开资料显示,佳力图的前五大客户中有多个世界500强企业,其中包括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华为等全球知名企业。


那么,有着一堆世界500强大客户的佳力图过会几率有多大?

 


与大股东、二股东关联交易

“说不清,道不明”


招股说明书显示,佳力图在2014年向其大股东楷得投资采购价值107.75万元的调速器、传感器等。


令人不解的是,楷得投资的主营业务为对房地产业、工业、商业、农业、金属业、金融业的投资;投资咨询;投资管理,并未涉及到调速器、传感器等产品的经营。


这笔交易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意思的是,佳力图不仅向主营投资的大股东采购产品,还向主营投资业务的二股东销售产品。


佳力图2014年至2016年前5名客户中,二股东安乐集团多次榜上有名,销售净额分别为1014.47万元、479.17万元、1608.88万元,并且安乐集团在2017年1-6月位居佳力图的第三大客户。但IPO日报发现,安乐集团的主营业务为投资控股。


另外,招股说明书显示,安乐集团从佳力图采购的产品最终使用方是安乐集团环境工程项目的配套产品或对其境外客户销售。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佳力图表示,楷得投资原经营范围为销售普通机械,电器机械及器材,仪器仪表,电子计算机及配件,五金、交电、化工(危险化学品除外),建筑材料,金属材料,制冷空调设备安装及维修服务;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且在报告期内,各年度关联交易事项均按照市场价格结算,价格公允,交易规模较小。


但佳力图却未对安乐集团采购其产品的合理性进行说明。



突击入股

股东身份属性未披露


招股说明书显示,弘京投资和大器五号在2016年1月入股佳力图,而此时距离佳力图2016年8月4日首次公开招股说明书约有7个月,因此上述情况已构成了突击入股的现象。


另外,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显示,大器五号为私募基金并已在基金协会备案。


那么,佳力图为何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大器五号的身份?


对此,佳力图表示,相关问题均在招股说明书中进行了说明及披露。但记者再次查询2份招股说明书时,仍未看到对此事的披露。


除此之外,招股说明书显示,佳力图的第二大股东安乐集团(占佳力图36.04%的股权)、第三大股东大器五号(占佳力图4.95%的股权)和同为第三大股东的弘京投资(占佳力图4.95%的股权)的锁定期为12个月。


弘京投资和大器五号是否锁定期太短?

 

佳力图表示,根据《公司法》第141条规定:公司公开发行股份前已发行的股份,自公司股票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因此符合相关法律法规。


不过,该条有一个限制性条件:普通股东(非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也不存在突击入股情况)。突击入股属于限制范围,上述两大股东属于突击入股。

 

 

“匪夷所思”的法律诉讼


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17年3月,天来节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起诉佳力图,认为佳力图侵犯了天来节能的新型专利权,要求佳力图停止生产、销售侵权产品,并支付5万元费用,该诉讼正在审理中。


佳力图表示,产品系向第三方供应商直接采购,并非公司自行生产,该等诉讼结果并不会对公司正常经营活动造成重大不利影响,已预提相关费用5万元。


除此之外,天眼查显示,佳力图还涉及5起法律诉讼,其中有3起特别的案件。


数据来源:天眼查


第一起是南京佳力图空调机电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广宁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因佳力图未在法定期限内向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预交诉讼费,亦未提出缓交、减交或免交的申请,而自动撤诉。


第二起是南京佳力图空调机电有限公司与仪征市广播电视台买卖合同纠纷,原告佳力图于2015年12月4日向仪征市人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


第三起是通化市新北方经贸有限公司与南京佳力图空调机电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最后新北方和佳力图以调解方式结案。


数据来源:天眼查


那么,如此多的匪夷所思的法律诉讼为何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或说明呢?


佳力图表示,上诉5起法律诉讼,其中执行案件属于以裁定方式结案,其他法律诉讼均已结案,未对公司造成影响,且符合信披规则及要求。



政府补助在财报中的记录位置存疑


招股说明书显示,佳力图2017年1-6月有50万元的其他收益,但是在2015年、2016年却并无类似的记录收益。


那么,佳力图在2017年1-6月其他收益到底是什么呢?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佳力图向IPO日报表示,根据“关于印发修订《企业会计准则第16号——政府补助》的通知”(财会〔2017〕15号),公司将2017年1-6月与企业日常活动相关的政府补助发生额列报于“其他收益”项目,2017年之前发生额仍列报于“营业外收入”项目。另外,公司2017年1-6月的其他收益为50万元,均为工业园区建设补助。


对此,有注册会计师却持不同观点,其对IPO日报表示,根据修订准则第五条明确了不适用政府补助准则的情况即,企业从政府取得的经济资源,如果与企业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等活动密切相关,且是企业商品或服务的对价或者是对价的组成部分,适用《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等相关会计准则。该人士认为,园区建设与销售商品或服务不密切相关,因此工业园区建设补助还是应该记录在营业外收入而不是其他收益。


标签:
IPO投行干货
创业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三四五成长板报道,请戳这里

文章评论(0)

先带双鹤A股上市,再带天阶生物新三板挂牌,乔老爷十年研发生物溶栓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