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26个月的华西证券要过会了?“失联”的苟素英还没消息

最近,四川第二大券商华西证券再次披露了《招股书》,冲刺IPO,不过随后,该招股书又被从证监会网站上撤下。

  最近,四川第二大券商华西证券再次披露了《招股书》,冲刺IPO,不过随后,该招股书又被从证监会网站上撤下。这距离其2015年6月首次递交《招股书》,已经历了26个月的排队。

  而野马财经注意到,IPO备战路上的华西证券,可谓命途多舛。

  2015年,华西证券因为资管业务、两融业务为关联公司融资,不仅导致了数亿元的损失,而且连吃证监会两记警告;2016年,直投业务又出现新的问题:被投企业资金链断裂,老板失联;此外,公司对经纪业务依赖严重,2016年营收占比为57.1%,远高于行业32%的水平。

  多重因素之下,已经等待两年有余的华西证券,能够实现自己的敲钟梦吗?

  过度依赖经纪业务

  华西证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本金21亿元,老窖集团及泸州老窖合计持有华西证券35.66%的股份。

  截至2016年12月31日,华西证券净资产为120亿元,规模列为全国证券公司第二梯队;共有 75 家营业部,其中 57 家位于四川、重庆地区,经纪业务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依赖四川、重庆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和金融环境。

  而且,梳理几大板块占营收的比重,可以清楚地看到,华西证券存在过度依赖经纪业务的情况。

  《招股书》披露,证券经纪业务收入2015年占总营收的比例为74.9%,2016年为57.1%。相比之下,根据中证协最新统计数据,129家证券公司2016年的券商主营业务中,2015年经纪业务净收入占营业收入仅为47%,2016年为32%。华西证券所占比重几乎相当于其他券商同期平均水平的两倍。

  对于经纪业务占比过高的问题,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向华西证券董秘办求证,对方表示一切以《招股书》为主。

   

  更加重要的是,从收入状况来看,华西证券各项业务表现都不尽如人意。2016年华西证券营收27亿元,同比下降55%;2016年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28%。

  其中,资产管理业务下滑幅度最大,2016年为公司贡献只有972万元,同比下降74%。

  而后,证券经纪业务下滑也较多。2016年,证券经纪业务收入为23.7亿元,同比下降56.7%;经纪业务,主要盈利模式是基于交易量和佣金率进行收费,熊市中的交易平淡自然也导致经纪业务不景气,和2015年牛市时不可同日而语。

  再者,2016年,华西证券另一大主营业务证券自营业务,实现收入1.9亿元,同比降幅亦高达 44%。

  当然,野马财经注意到,华西证券投行业务在2016年,实现了49%的增速。

  并且,证券经纪相关业务的惨淡并不是个例。

  受股灾的影响,2016年以来,券商行业集体遭遇寒冬。多家券商的营收和业绩都遭遇挫崖式下跌。历经熊牛变天的轮战中,看天吃饭依然是券商行业难以跨越的鸿沟。

  尴尬的“直投业务”

  直投业务,一直以来被看作是券商利润的“一块肥肉”。

  这一业务在国际大投行收入中占比丰厚,远高于经纪业务的比重,而实际上,两种业务具有周期互补性,在经济动荡中,两种业务匹配发展可以极大增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因此,直投业务也被国内券商看作未来业务发展的重要方向。

  券商做直投业务,主要是通过出资设立的子公司使用自有资金进行股权投资或者债权投资,类似于VC、PE。

  例如华西证券,其直投业务平台为华西金智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智投资”),注册资本金为2亿元。金智投资官网显示,金智投资重点投资方向为资源性行业、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品牌消费品与服务业、新型材料与装备业、节能环保业等。

  “努力把金智投资打造成为西南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券商直投公司,使直投业务成为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华西证券《招股书》披露称。

  不过,从实际状况来看,想要实现该目标,任重道远。

  2016年,金智投资实现营业收入273万元,净利润-3587万元。在金智投资官网上并未见到有任何与被投项目相关的信息,但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金智投资至少曾经参与了2个项目,且项目均存在问题。

  2014年,金智投资参与了当地龙头企业南江县百草中药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江中药材”)的投资,后者是一家中药材公司,还上过当地的电视台,依托南江的富饶之地,欲耗资36亿元打造产业园。

  华西证券副总裁李小平现场表示,力争三年内百草中药上市,把南江百草药业打造成国内、国际品牌上市公司。

  然而第二年,南江中药材的实际控制人苟素英就发生失联,金智投资作为其中唯一的一家机构投资者,和许多民间投资人一样,变成了南江中药材的讨债人,入股的500万元股权投资以及1620万元的预付投资款等,直接打了水漂。许多民间投资人申诉无门,向当地政府进行举报。

   

  野马财经还注意到,据《成都商报》消息,金智投资还是四川一家猕猴桃科研、种植、价格等产业的公司——四川伊顿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第八大股东,2014年挂牌转让手中持有的伊顿农业股权,但没有找到接盘侠,之后伊顿农业资金链吃紧,2016年中新网还报道称伊顿农业拟伦敦上市,赴海外融资,目前没有最新消息。

  华西证券早在2016年9月通过董事会决议,已经对四川伊顿农业判了“死刑”。上述两项投资,华西证券对此进行全额计提减值准备,金额合计 3541万元。

  针上述情况,野马财经向华西证券进行求证,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官方回应。

  上述直投项目的失败,究竟是“遇人不淑”还是能力问题?

  北京一家投资机构人士张诚对野马财经分析称,“ 直投占华西证券营收比例很小 ,对其影响不大。不过,从结果来看,该投资公司的判断能力和专业能力不足。”

  在证券行业看天吃饭的大环境下,业务多元化发展并不顺利的华西证券,能够闯关成功吗?我们拭目以待。

创业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三四五成长板报道,请戳这里

文章评论(0)

先带双鹤A股上市,再带天阶生物新三板挂牌,乔老爷十年研发生物溶栓新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