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宠物IPO:人民币贬值助力难持续 出口退税超净利

在新三板转板的形势驱动下,越来越多宠物行业新三板企业开始申请闯关IPO。

  由于国内宠物产业发展时间较短,该公司九成营收均来自境外销售收入,但汇率变化的不确定性使其增长状态良好的业绩并不稳定,出口退税额在净利润中的超高占比也让该公司呈现较高的税收风险

  女人、孩子、宠物,这个世界最好赚钱的对象,此言不虚。随着“宠物经济”的崛起,宠物概念股也在新三板掀起热潮。在新三板转板的形势驱动下,越来越多宠物行业新三板企业开始申请闯关IPO。

  2017年5月10日,新三板企业佩蒂股份宣布创业板首发申报获通过,填补了国内宠物用品公司上市的空白。2017年6月30日,欲转战主板的杭州天元宠物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元宠物”)也在证监会网站发布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据悉,此次该公司拟于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发行不超过2160万股,计划将2.76亿元投入年产715万套宠物养护用品建设项目,将2500万元投入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与佩蒂股份主要从事宠物食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不同,天元宠物的主营业务为宠物用品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宠物窝垫、猫爬架、宠物玩具以及其他宠物用品。由于国内宠物产业发展时间较短,该公司九成营收均来自境外销售收入,但汇率变化的不确定性使其增长状态良好的业绩并不稳定,出口退税额在净利润中的超高占比也呈现出该公司较高的税收风险。此外,曾经挂牌新三板的天元宠物在IPO辅导期间收到股转系统自律监管措施,也引起了诸多关注。

  汇率风险威胁业绩

  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天元宠物营业收入分别为4.90亿元、5.24亿元和5.8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032.66万元、3218.43万元和4497.88万元,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4.77%、26.58%和28.99%。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该公司的业绩呈现出良好的增长趋势,但《投资时报》记者研究发现,这与报告期内人民币正处贬值周期关系匪浅。

  受制于国内宠物用品市场尚处于培育、开发阶段,目前该公司产品以境外销售为主,境内销售为辅。报告期内,外销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95.76%、99.23%及97.81%。由于该公司外销收入结算以美元为主,美元价格自接受订单时即已确定,而接受订单到公司发货确认收入,再到收取货款需经过约1.5至5.5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使得该公司经营业绩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而自2015年8月以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呈持续上升趋势,其中2015年度美元兑人民币平均汇率较2014年度上涨2.13%,2016年度美元兑人民币平均汇率较2015年度上涨6.43%,这使得该公司将美元收入兑换成人民币收入时会形成较多的汇兑收益。2015年和2016年,该公司分别产生汇兑收益602.14万元和613.75万元,对该公司利润总额有较大影响。而结合宏观环境来看,未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下降的可能性较高,该公司存在较高的汇率波动风险。

  针对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波动风险,天元宠物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如与银行签署远期外汇合约、加大在国内市场的营销力度等,但从招股书来看,这些措施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报告期内,该公司远期外汇业务产生的亏损逐步增大,主要是截至2014年末,该公司远期结售汇合约尚有1543万美元未交割,此部分远期结售汇合约经过多次展期,截至2016年末尚有300万美元未交割。而在报告期后两年,人民币持续贬值,使市场远期结售汇汇率与合约汇率的差额扩大,导致2015年度和2016年度产生的亏损逐步增大,分别达到270.25万元和433.63万元。

  而在开发国内市场方面,进展也并不顺利。为了开展境内宠物用品业务,天元宠物于2012年2月收购了北京酷迪、北京派服两家公司,同年10月又收购了上海宠爱、上海宠易两家公司。与上述企业收购进行的同时,该公司还于2012年6月、8月先后投资设立了子公司杭州鸿旺、二级子公司沈阳酷迪。但由于经营状况不佳,天元宠物于2014年将其持有的北京酷迪、北京派服、上海宠爱、上海宠易和沈阳酷迪的股权转让,解除了合作关系。

  净利润依赖出口退税

  出口退税是一个国家提升本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促进出口贸易较为通行的政策,九成营收为外销收入的天元宠物自然也从这项政策中获益匪浅。

  招股书显示,该公司主要执行“免、抵、退”的增值税退税政策,退税率分别为17%、16%、15%、13%或9%。2014年、2015年和2016年,该公司出口退税额分别为4455.34万元、4648.21万元及4891.72万元,分别占到净利润的146.91%、144.42%和108.76%。虽然报告期内出口退税额占净利润的比例有所下降,但该公司每年出口退税额均超过净利润的事实仍没有改变。

  据了解,在IPO审核中,如果退税占各期利润平均达到20%以上将会构成严重的依赖。该公司也在招股书中对该风险进行了提示,称如果国家降低公司主要产品的出口退税率,将会直接影响公司退税额和营业成本,相应的负担就会转嫁到产品上,影响出口产品价格,减弱出口产品竞争力,使公司面临利润下降的风险。

  但该公司同时也表明,目前国家支持宠物用品行业的发展,中短期内,出口退税率大幅下调甚至被取消的可能性较小。

  有关人士表示,即使国家不改变出口退税率,该公司目前对出口退税的严重依赖也会使其自身的盈利能力遭到质疑。若证监会对此问题引起关注,天元宠物的上市将会增加诸多牵绊。

  IPO途中收到自律监管措施

  据公开资料显示,天元宠物曾于2016年8月4日挂牌新三板,挂牌4个月后即募得7800万元的资金。但其在2017年1月6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已经进入了IPO辅导阶段,并于5月5日宣布在新三板摘牌,挂牌时间仅为9个月。

  意外的是,2017年3月3日,天元宠物却因在申请新三板挂牌时发生信息披露违规而收到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对该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采取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公告,此时其已处于接受IPO辅导期间。

  该公告主要阐述了天元宠物的两项信息披露违规事宜,首先是关联方资金往来问题。2016年3月29日至2016年4月25日期间,天元宠物及其子公司湖州天元宠物用品有限公司将310万元资金划转给关联方杭州利旺宠物用品有限公司、杭州爱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将490万元资金划转给天元宠物其他关联方杭州庄弘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杭州天元旺旺宠物用品有限公司、杭州同旺投资有限公司、杭州乐旺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截至2016年4月25日(申报前),前述划出的资金全部偿还给天元宠物及子公司,但挂牌时该公司未在公开转让说明书等申报材料中披露前述资金往来事项。

  此外,该公司关联采购也存在信息披露问题。2015年8月12日,天元宠物与宠邦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宠邦智能”)签署《委托开发设计合同书》,约定于2015年8月26日全额支付设计费用190万元;2015年12月31日,由于宠邦智能未能按进度完成产品设计,导致天元宠物智能喂食器项目于2015年10月暂停,故宠邦智能暂行退回设计款145万元;2016年该项目重启之后,双方按照前述协议约定,由天元宠物根据设计开发进度分别于2016年1月、4月、7月向宠邦智能分批支付了设计开发费用。2015年10月,天元宠物参股宠邦科技10%股份及天元宠物实际控制人薛元潮担任宠邦科技董事的时间,双方形成关联方关系。但在挂牌时天元宠物未在公开转让说明书、审计报告等申报材料中披露前述关联交易事项。

  虽然天元宠物表示将以此为戒,进一步提高规范意识,加强内部管理,但在IPO辅导期间收到自律监管措施难免会对后续的上市之路造成一定影响。

标签:
IPO投行干货
创业者们,如果你或你的朋友想被三四五成长板报道,请戳这里

文章评论(0)

先带双鹤A股上市,再带天阶生物新三板挂牌,乔老爷十年研发生物溶栓新药